手机号登录

手机号注册

注册
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
今天是

雪是雪赐给万物的姓氏

来源:商洛日报
发布日期:2020-01-07 07:45:23
3292

下雪了。是期盼已久,还是不请自来,雪都纷纷扬扬来了,就像该来的事情终归来了。 
  冬日漫长,大地冷而乏味。事物们或屈从命运隐忍蛰伏,或在抗争中顽强活着,烈风里,生命之歌苍凉而悲壮。然而,天上一旦飘来雪花,大地的脸就立即活泛了。 
  雪花如蝴蝶,这么多,这么白,这么美,处在美感贫乏期的万物,怎能不为之所动,心有戚戚?雪花飘,枯叶仿若另一些蝴蝶,它们和天上来的蝴蝶似乎早有约定,所以,它们的相见,省略了所有言语,只有身体拥抱灵魂撞击发出的爱的簌簌声。雪花飘,枯树如老人,无力的枝干依凭风的吹动,把雪花抚摸一遍,又抚摸一遍,像是抚摸前来看望它的小孙女,那一刻,从它眼眶一样的结节沁出的,应该是泪。同样美好的事,愈来愈多:瑟瑟发抖的鸟雀身上多了一层羽毛,襁褓中的麦苗,睡得格外香甜,而孤独的小木屋,突然有了那么多宾朋…… 
  最值得说的,要数我们爱戴的土地了。雪花飘里,它闻到一种浓郁芳香,那是雪花膏的味道。一年之中,它忙着孕育,忙着收获,难得抽闲打扮一下自己,而雪是它青睐的化妆品。看着谁从遥远的地方快递来的礼物,它已不顾及自己德高望重的身份,更不顾及我们会多么惊讶,一时冲动暴露它了少有的贪婪。 
  当然,面对飘落的雪花,最敏感最兴奋的还是人们。孩子们迫不及待地与雪花做起游戏,用冻得通红的小手,勾画着比童话更童话的世界。那些有情人,手牵手走在雪花与叶子簌簌的爱的声响中,和韵般填上他们爱情的身影。有人借一位诗人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的诗句,站立高处抒怀,有人借另一位诗人“晚来天欲雪,可饮一杯无”的口气,在朋友圈邀酒。攀爬脚手架的人仍在攀爬,赶路的人仍在赶路,但哪怕再沉默寡言的人,都会有驻足停顿的一瞬,都会道出一声:下雪了。如果把这些不同语气的话汇集一起,其感情与表情的复杂性,很可能就是整个世界的复杂性。甚至一个人在不同雪景的感慨,就会复杂得令这个世界瞠目结舌。其实,雪下得依然那么简单,天下人似乎只有我的母亲,一直不惊不喜地把握着那份简单,她电话里告诉我的“下雪了”,永远只一种意思,永远都不会变。 
  雪继续下,山就变成了雪山,地就变成了雪地,屋也会变成雪屋,人也会变成雪人。无须什么繁文缛节,无需什么艺术雕琢,雪就重塑了万物。这时天便放晴了。人们走进雪野,纵情地驰骋,纵情地呼喊,纵情地拍照留念,好像雪是专为人们的好心情下的。我不知道雪在意不在意人们的美誉,却知道,众口难调的人们,对一个事物报以不由分说众口一词的赞美,实属罕见。春天的花朵美吧,袅娜多姿,光鲜丽人。但有人偏爱桃花杏花,有人却钟情梨花玉兰花,有人喜欢红的黄的,有人却欣赏蓝的紫的,票数分散得至今连一个花王也选不出来。花朵们百般献媚得不到的,雪不经意地以最单调的白,就得到了,这得有何等的魅力呀!似乎太阳这个评审官,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它在巡察这些天使们工作效果的同时,还一次次投来狡黠的眼神,像是特意查阅人们脸上的满意度,手机朋友圈的点赞率。而这经由一片片小小的雪花所创造的壮观景致,还在被人们尽情欣赏着,由衷感慨着。苍茫雪野,仿佛人们的豪迈之心荡漾开来的无际大海。 
  一场雪的降临犹如生命的降临。对新生命的欣赏和爱,包括继而产生的心灵慰藉,当是人之常情、真情。但在被雪重塑的事物们那儿,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?它们名字加上了雪的前缀,得到一个新的姓氏,对这一命名,是欣然领之,还是不甘接受?既然它们已皈依了雪,属雪之一物,它们考虑没考虑,如何匹配于新的称谓? 
  沟壑和坑洼,因一场雪,肢体缺陷被抹去,形象海拔被抬升,想必心境不错,兼而有之的庆幸、感激、扬眉吐气,从人的角度看,倒也合乎情理,但谁敢保证它们不小人得志便张狂,设个温柔陷阱爱你没商量。而高大如山峦者,因被无端削弱了平日的威严,来点埋怨、愤懑之举,可以理解,不足为奇,假如它气急败坏,恼羞成怒,闹出更大动静,遭殃的,就不止正在兴头上观雪的人们了。从雪刚下时的赏雪者,到现在雪的遮蔽者,主与客、大与小、强与弱的角色之变,一些事物会不会像一些人一样,失去风度风范,由谦谦君子变成跳梁小丑,很难说。当我做着这样的推测,它们也许认为我是在诽谤,一纸诉状把我告上某个子虚乌有的道德法庭,也许会干脆制造一次雪崩,去吞噬那些无辜的生命。令我心安且肃然起敬的是,一场场雪中,许多事物始终秉持了惯有的平和、包容与宠辱不惊。 
  看来,一个人群也罢,一个族类也罢,即使那些非常隐秘的情感和思维,在自然界似乎都能找到不必付费的脚本。我不想傻乎乎地,去再次印证人是自然一部分的真理性,我想说的是,我们的思想皆来自某种启示,行为也来自某次模仿。我还想说,把事物们看得糟一些,比看得好一些,也许更有意义。我只愿大自然不至于教坏我们,只愿我们从它那儿学得更多美善。 
  好在,雪不像我想得这么多,它是简单的,不管不顾的,下在这儿,也下在那儿,覆盖了你,也覆盖了它,那厚厚的白,对谁都公允,你可以当作一场恩怨纠葛的清零,可以当作一个新的起始点。

本文来源:商洛日报作者:南书堂

我要说两句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相关阅读

商洛新闻网